北京蓝领丽人家政服务有限公司
010-84824586
大学生保姆进京三年仅一人坚守
大学生保姆进京三年仅一人坚守
作者:不详   发布于: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她爱听小众歌手黄小琥的歌;她爱看美剧,一季一季追着看;她常看的一本杂志是《三联生活周刊》;她经常会在自己的日志中发点小牢骚,有点小憧憬;她的网名貌似火星文,一般人还真看不懂……

  也许看到这,您会说:“这又是一个文艺女青年吧!”也许是吧,但是这个“文艺女青年”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——家政服务员,是2007年某家政服务公司组织进京的大学生保姆之一;三年间,那批大学生保姆不少都退出了这个行业,而这位文艺女青年却在茫然中坚持了下来。她幽幽地说:“别人都走了,听说就我一个了。”

  文艺女青年又有一个身份——最后一位川籍大学生保姆。对于这样的称号,女青年——李梅(化名)表示,其实,她很介意别人称呼自己为“保姆”。

  文艺女青年和家政服务员,李梅的生活会不会有点拧巴?她会坚持做这一行到什么时候?

  一下火车

  “这就是北京啊”

  约访李梅并不容易,因为她的生活必须围绕着雇主转——“早晨7点15分起床,7点半叫雇主的孩子起床,8点和司机一起送孩子上学,然后回到家,收拾自己的房间。10点左右,出门采购咖啡厅所需的材料。1点左右回到家给老板查看邮件,打印资料。3点又去接孩子,一直陪孩子到8点睡觉。自己再洗漱,然后上网查关于咖啡厅的资料,做一些筹备的文案,上网买一些咖啡厅所需的东西。12点准备睡觉。”这是李梅一天的生活安排,而为了积攒年假,她现在连休息日都牺牲掉了。

  2007年,李梅在四川一所大专院校攻读计算机专业。如果没有看到川妹子家政服务公司的招聘通知,她现在应该从事着一份有关电脑的工作,“在老家那里,日复一日地,不过现在也是日复一日,都一样。”

  再次回想当时为何选择家政行业,李梅选择“记不清楚了”这样的回答,或许她已没有了当时的冲动,当时的意气风发,“报了名,简单面试后,跟着一大帮人就过来了,我们那一批有100多人,其中还有男生,不过现在就我一个人从事家政这个行业了,他们好像都退出了,也都没了联系。”

  事实上,当时一些大学生选择进京从事保姆行业,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——有的希望把保姆这一行当个跳板,有的希望遇到一有背景的人家再谋生路,有的纯粹就是向往北京而来——李梅不记得她为何而来,就像她现在不知道为何还在坚持……

  李梅只记得在来北京的火车上,她呆在火车一角狠劲地看书,生怕以后没了书看,“说真的,我记不得当时在想什么了,反正是没少想,千头万绪的,有憧憬,也有担心,又是第一次去北京,还夹杂着兴奋。”但让她没想到的是,刚一下火车,她就被北京给镇住了,“那是春节前夕去的,一下火车就冷得直哆嗦,看到的树都是光溜溜的,个个裸体。天也是灰黑色的,很多土。”

版权所有 © 天通苑家政保姆-立水桥家政-北七家保姆_北苑家政保姆_三元桥家政保姆-大兴开荒保洁_回龙观小时工_望京钟点工—保姆-家政-世茂奥临花园家政 京ICP备11029180号